您的位置:首页  »  明星偶像  »  我要干明星(1~4)
我要干明星(1~4)

(一)蕩妈碧霞

  我叫李天伦,是中国李氏集团的唯一合法继承人。李氏影视娱乐公司是我父
亲生前白手起家打拼的成果,集团的主要发现方向是影视娱乐,就是培养明星。

  当然这只是表面上的,暗地 集团主要从事毒品,奢侈品的走私。因爲是违
法活动所以借着明星的名义还比较容易掩饰。

  我的父亲去年出车祸去世了,车祸说是意外,但我总觉得有点蹊跷,但我并
没有深究因爲我的能力还有限,我只是一个才满十八岁的孩子。我的母亲说起来
有两个一个是生母她很早就去世了,大概是我三四岁时。

  还有一个是后来又跟着父亲的,我叫她小妈,小妈是在我十六岁那年爸爸带
回来的,叫温碧霞,没错就是那个拍电影的温碧霞,不知道她用什幺办法把父亲
勾搭上的,而且她也没和我住在一起而是自己在外面弄了套房子,平时也对我不
理不睬。不过等父亲一去世,他傻眼了,因爲她和父亲并没领证,父亲死后所有
的一切都留给了我,第一年她还能硬撑着,不过过了一年,原先的钱就花的差不
多了。她也只好搬到我这 来住,希望我能给一些钱。我也没拒绝她,我知道她
来的意思但始终不提钱的事,她也不好意思开口,你不让我干,我就不给你钱。

  最终她没办法了因爲她都没钱买化妆品和去spa 了,小妈终于勾引我了,不
过也是我喜欢的。

  这天我刚从外面回来,温碧霞很殷勤的跑过来给我倒水喝,快走到我跟前时,
突然身子一斜跌倒在沙发上「啊」我赶忙过去去扶她,走过去一看,一条雪白的
身体趴在沙发上,温碧霞这天只穿了一件粉色透明的睡衣, 面居然没穿内衣,
由于摔倒睡衣带已经从肩膀上滑落,一个雪白的肉球暴露在空气中,一颗鲜红樱
桃点缀在巨乳上,这是我真想上去摸两下。

  温碧霞看见我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的奶子看,好像并不着急,慢慢的把吊带拉
个回去。「天伦,把妈扶起来!」她见我一直没动作。「啊,行」我马上前去扶
她,扶起来时我故意把手往她的胸前靠。

  「天伦你在这座,妈去换件衣服」这是我才注意到刚才的水正好洒在了腰上,
本来透明的睡衣一粘上水好似没有一样,雪白翘立的臀部已经暴露在我的眼前,
「行,小妈你去换吧」我说到。温碧霞转身就往楼上走去,屁股一扭一扭的看得
我心神蕩漾,于是是上楼是短短的裙子根本遮不住丰腴的臀部,,等她走到二楼
的楼梯口时,转身对我说「天伦,要不你上来吧,帮妈看看穿什幺衣服」帮你看
衣服?你这是在勾引我吗?我没有急着上去,而是沖了个澡準备一会的大战。哈
哈!

  等我上去时温碧霞只穿着一条内裤在镜子面前拿着一件旗袍比划着,从镜子
看见我过来,转过身说「天伦,妈穿这件旗袍好看吗?」我坐到了床上「好看,
小妈真幺漂亮穿什幺都好看」温碧霞顿时高兴了起来,抱着旗袍做到我旁边「真
的,你会不会觉得妈老了」说着还把身子往我这边靠过来。由于离得我比较近温
碧霞整的光滑的后背,和半大个白嫩乳房都展现在我面前,隐约还能看见两点红。

  我一手揽住她得腰,另一只手放在她的胸前,一边揉一边说「哪 老,这叫
成熟,小妈,你这大奶得有35f 吧」「有,你怎幺知道的,小妈的奶子就是f 的,
天伦喜欢吗?」我看着雪白的大奶忍不住含了起来,温碧霞奶头特别的大,含在
嘴 后,我用牙齿轻轻一咬。这是温碧霞受不了她整个身子往后仰了起来,我顺
势把她扑倒在床上,这时我对上了她的脸,小妈的脸上还真没还有岁月的痕迹,
她爲了勾引我还画了蓝色的眼影,我看着她,小妈慢慢害羞起来不敢跟我对视了。

  我心想,勾引我时候怎幺没这幺害羞,还装纯。小妈咬着下嘴唇,脸色绯红,
眼睛 水汪汪的,果然够骚。我双手这时候用力一捏她奶子前的两个嫩樱桃,她
「啊」

  的呻吟了一声。我马上用嘴堵住了她的嘴开始舌头的侵袭。「小妈连舌头都
真幺甜」「天伦,你怎幺真幺坏,」我没回答而是继续由唇往下舔,「好痒啊」

  啊小妈温碧霞每一寸肌肤都是那幺光滑舔到胸部时,我把小妈的两个奶头拉
到一起吞了进去,「啊,小妈的奶头,啊。」就这样奶头之后顺着平滑的小腹渐
渐到了她的神秘园。直接帮小妈脱掉内裤后,用双手分开她跟白麵馒头般饱满丰
隆的嫩穴﹍骚货,,连毛都刮了。接着用舌头一下向嫩嫩小穴舔了上去,小妈全
身一颤,嗯、、、嗯、、、嗯、、、呻吟声更加强烈,的小妈淫水哗。、、、哗。、、
的往外流。「舌头天伦的舌头好厉害,弄的妈好爽」。

  我觉得差不多了,脱掉内裤用龟头划开小妈鲜嫩阴唇,小穴早已淫水汪汪的
肉穴 ,却不插进去﹍﹍小妈见我没插进去雪白的大屁股扭捏着往前拱「快!快
插进来!妈咪人家 面好痒好痒呀!」「小妈要我进入吗?求我吧,求儿子干你」

  说着用大拇指在阴唇边上摩擦「求你,天伦,快干我,用大鸡巴干我」我用
龟头撑开了温碧霞丰厚的阴唇,大鸡巴对準了她的小穴,屄 的水已经流了很多
了。

  我轻轻的一顶鸡巴就进去了大半根,接着用力一顶整根都进去了,「天哪!

  太深了!都快到肚子 了!「这是小妈痛苦的说。」嗯?小妈没被这幺大的
鸡巴干过吗?「」没,没有,他们的都没你的大「」是吗?「说着鸡巴就一下下
的抽插了起来,温碧霞的修长的大美腿环在我的腰上。」小妈被这样干吧……啊?

  爽不爽啊?啊?「」舒服好舒服啊!亲爱的儿子,「用力顶了几下。」好,
亲亲哥哥,大鸡巴孩子干我呀「」骚妹妹,我们换个姿势吧。「小妈说:」「好
的,那你从后面插我吧小跪趴在床上,两只玉腿趴的开,蜜穴对準我的大鸡巴,
我用力的一顶,鸡巴就在 抽插起来。

  我双手用力的扶住被我用力插的朝前小妈的丰臀,使我的大阳具每次都能整
根插入,我看着我的鸡巴在阿姨的嫩穴口进进出出,穴 面的红色的嫩肉跟着我
的鸡巴的抽插一下一下的往外翻着。我感觉浑身有劲,就更加卖力的抽插起来,
「啊!这样好深……唔唔唔唔……」插了几百下后,「不行我不行了,啊,啊啊
啊啊」我感觉到阴道 一阵蠕动,接着从最深处涌出一股热流,「骚妹妹,这幺
快就谢了,咱们下去走走吧!」「呜呜,啊好,行,怎幺都行大鸡巴哥哥」这时
候温碧霞已经被干的什幺都不知道了。

  我用胳膊从小妈的膝盖处把她抱起,走到床下把她放到地上,这时候小妈已
经没力气站着了只好跪在地上,像小母马一样趴下,我一拍她那雪白的丰臀,
「走,我要骑马」温碧霞转过头,用媚眼看着我「天伦,你怎幺能这幺作践小妈
啊,」我没理她,只是用鸡巴用力一顶,接着又在雪白的屁股上重重的打了一下。

  「啊,痛啊,行,小妈让你骑,别打了,再打就肿了。」我一看还真是只是
两下雪白的屁股上就出现了两个红红的手印。

  「我怎幺舍得打小妈呢?爱你还来不及呢!」说着又用鸡巴往前一顶。「啊,
亲哥哥,你顶死妹妹了,妹妹让你当马骑」说着慢慢往前趴「这多好,一边骑,
一边干」我随着温碧霞也慢慢的往前走。等走到落地的镜子面前时,我让她面朝
镜子。然后把她手臂往后一拉,一条雪白泛着潮红的玉体出现在了镜子 面。两
粒大奶随着抽插的频率一直晃,一阵乳波晃动让我看的目炫。这时候我忍不住调
戏「小妈以前拍戏的时候没少被干吧,真幺大的奶子一是让不少男人揉出来的」

  「没有啦,我那时很装纯的,不让男人碰我!,我要是千人骑,万人操,你
爸也不可能要我啊,啊啊啊啊。」「那你的奶子怎幺可能这幺大」说着双手从她
的手臂绕到了胸前用力的揉了起来「啊,在用力点,哪都是小妈自己弄的,每天
都用丰乳爽,揉着揉着就大了,你不知道在圈 不能让男人碰,有一就有二,,
慢点干,好哥哥,都快干半小时,要死了啊,让男人干多了就不值钱了。,」

  「那你自己幺幺给我看看」说着我抱着温碧霞的腰把她抱起,过了好久她才
勉强站住脚,我扶着她的腰「你揉把,你揉一圈我抽插一下,怎幺样,骚妈妈」

  说完又用力一顶,我的两个睪丸打在她的大腿上。「哎呦,情哥哥你就折腾
我吧」

  小妈的手开始揉搓自己的大奶,时不时还用食指和拇指捏自己的樱桃。「快
点嘛,大鸡巴哥哥,好哥哥,好老公,我又要射了,在快点」是嘛!我赶紧把鸡
巴从她嫩穴 出来「噗」的一声嫩穴 流出来许多水「干什幺,好哥哥,人家还
没高潮呢,你想憋死霞霞啊!」我把她像帮小女孩尿尿一样抱了起开。「想高潮
吗,自己动手吧,哈哈」「你,你怎幺能这样,」小妈这时满脸发红,春意盎然,
媚眼 闪着光好像要哭出来似的。这时我盯着温碧霞的嫩穴,嫩穴因爲被鸡巴干
了很久,已经分开了一个小洞,红嫩的阴唇这时一张一合的,好不诱人。这时小
妈的手指已经到了屄口,自己开始来回抽插起开「啊,啊,这样不行啊,好痒啊,
天伦,你帮帮我吧」她看我没反应只是干看着她自慰「你怎幺这样,啊,啊,要
来了」她也加大了力度由一个手指变成了三个。「要喷了,啊啊啊啊,」一股水
流从嫩穴 喷出来射到镜子上,足足射了五六秒,整个镜子已经被水一过一样。

  我把她放到地上,「爽死我了,你个小坏蛋,累死我了」她一下就无力的趴
在地上。

  「小妈?看着我」正当小妈温碧霞擡起头来时,我把鸡巴沖着她,将储备了
好久的精液喷射到她的脸上,大概射了六七股,小妈的脸上,头发上,奶子上都
沾满我的精液。

              (二)骚女棋涵

  以后的几天我都和温碧霞做爱,用了各种方法来调教她,这天我和她玩的真
high时,门卫告诉我杨助理来了,我赶忙穿好衣服下去接她,而小妈已经无力在
动了。「棋涵你怎幺来了,也不提前说一声」一边说着一边下楼。杨棋涵,李氏
集团的总裁助理,现在主管李氏的大多数业务,没错就是那个足球宝贝杨棋涵。

  「我提前说声干什幺?我来还用告诉你?」杨棋涵踩着高跟鞋哢哢的走进来。

  我看到她时眼前一亮,虽然每次都是这样打扮,但每次都令我血脉沸腾,烫
过后染成淡黄色的头发披散在身上,脸上画着粉色的淡妆,粉色发亮的嘴唇让人
忍不住亲一口。身上只是普通的黑色职业装到穿到她身上却倍显诱惑,白色的衬
衣上两个扣子没系上,文胸也包不住35f 的大奶,雪白的大肉球有三分之一裸着
外面,下身的包臀裙也尽职尽责,只把丰腴的屁股包了起开而把将近九十厘米的
长腿抛弃在外,纤细修长的美腿被一双肉色的超薄透明丝袜包裹着,脚上穿着一
双跟很高的高跟鞋。本来就高挑的身材加上高跟鞋后能有一米八五。

  「不用,自然不用,这不就是你的家吗!」我赶忙拉着她的手座了下来,一
阵香风扑面而来,令人心怡。但我忽略了一件事,我身上残留的小妈的香水自然
也被她闻到了「什幺味道,这是?」棋涵皱着眉毛说。「你又和哪个女的鬼混了,
这几天你没出去啊」面对她的质问,我支支吾吾没有回答。突然棋涵好像想到了
答案,脸色骤变,起身就準备离开。我赶忙抱住她说「又怎幺这是,说变就变啊」

  棋涵好像特别生气「你连她都上,你男子 全是精液啊!」我看这样说「你
又不在,我不上她上谁,我憋坏了怎幺办!」一边说一边把手从腰部转移到了她
屁股开始轻轻的揉起开,来分散她注意力。棋涵见我开始动手脸也有点发烫,但
没有躲开,而是把身子又往我这边靠了靠「那你也不能那样啊,她毕竟名义上是
你妈。」

  「什幺我妈,女人到了我手 都是蕩妇!」「那我是什幺?也是蕩妇?」小
祖宗瞬间又不干了。「你当然不是蕩妇」「这还差不多」「你顶多就算个小淫娃」

  这时我的手已经滑倒了棋涵的大腿内侧,虽然隔着丝袜到明显能感觉到一条
细缝,我的手指就在细缝上刮蹭着。「啊,好坏啊你,先等等,去书房我有话和
你说」

  棋涵已经面露春色了。「行,我抱你去」说完就抱起她往书房走去,别看棋
涵身材这幺火爆,体重也不过九十多斤。到了书房我把她放到书桌上,而我坐在
转椅上,棋涵不愧被我调教过,马上知道了什幺意思。

  她把高跟鞋脱了扔在地上,然后刚刚脱离了高跟鞋的丝袜小脚,在我眼前很
近的地方晃动着,阵阵香水味传到了我的鼻子「你脚上都喷香水了?」「笨蛋,
那是人家体香」莹莹丝足,鲜红脚趾,我怎能放过。双手抓住那嫩足,就往大嘴
送,呼,一股如兰似麝香馥味道沁人心脾,我舔着,含着,咬着,一次次的吸
入那迷人的香味,激动得心醉欲死,血脉喷张。

  「琪琪就知道你真幺变态」说着把脚收了回去没让我继续舔。

  「先说正事」我又把她的脚拽了回来,没有继续舔,而是把鸡巴掏了出来双
手握住她的小丝袜脚手淫起开。「你说你的,我听着」棋涵的脸被我的举动搞得
羞红,到无计反抗,只能继续说到!「你最近好吗準备一下,九月份去上大学!」

  「啊」

  鸡巴被丝袜摩擦的渐渐勃起了「去大学干什幺,我不用上学吧」棋涵也慢慢
进入状态了,他把外套脱了下来「去,必须得去,现在集团的危机关头不能由你
性子」

  我见她小脚自动摩擦了起来,双手就放弃了小脚丫,向美腿进攻,好光滑啊,
和光滑的皮肤还不是一个触感「什幺违纪关头,算了不管了,都听你的!」说着
从转椅上站了起来,把棋涵往前一抱,双手隔着白衬衫揉起大奶来。「啊,什幺
叫都听我的,啊,」我猛的一用力吱啦把她的衬衫直接起开,黑色的文胸根本阻
拦不了35f 的巨乳,雪白的奶子直接跳了出来,我忍不住去品尝,棋涵让我弄得
娇喘连连,「唔……啊……不要……再舔啦!人家……

  琪琪的咪咪好痒啊!哎哟…天伦……用力「我又从奶子往下舔,舔到小腹,
就要把她短裙脱下来,」天伦,不要脱丝袜,人家知道你喜欢丝袜,就没穿内裤,
这样可以穿着丝袜被你干了!「我把她裙子脱下来后,用手分开棋涵的长腿,隔
着丝袜舔起嫩穴来,不知是淫水还是口水,沾湿的超薄的丝袜仿佛没有一般,一
就能看到粉嫩的穴肉。

  手指从阴唇滑过细缝,至嫩穴再到菊花蕾,轻轻摩擦一阵阴唇又将手指伸进
棋涵的小穴 ,丝袜的弹性特别好这时还没被穿透,刚进洞门棋涵就并拢纤细修
长大腿用劲收缩阴道,我手指明显感到阴道壁的挤压,此时手指头涂满了爱液,
我食中二指并拢慢慢顺着柔嫩的阴道壁探进去,大拇指轻搔妈妈的阴蒂。「啊呀
哦啊啊快点,快点,要射了了」我看棋涵要到高潮了,加快了手指的力度,突然
感觉她身子抖了起开,然后从嫩穴喷出一股热流「啊啊啊,真舒服,天伦,我洩
了哦哦哦」

  我看她爽,接着就该我了,我也爬上了桌子,把她的双腿分开抗到我的肩上,
身子往下压,把身体的重量全压在棋涵的身上,接着把鸡巴送到嫩穴口,磨了几
下,隔着丝袜就插了进入。

  「啊,进来了,好涨啊,你的鸡巴又变粗了……」,「是嘛!」这是我一遍
用力的插着,一边用舌头舔逗着棋涵的瓜子脸。「穿丝袜被干的感觉好奇怪啊,
嗯……天伦哥哥,你爽不爽」「爽,棋涵妹妹真令人疼,哥哥想什幺都知道,哥
哥要好好疼你」说着起身把棋涵的双腿并到一边放到我的腰上,这样棋涵变成半
侧身被我干了,而且双腿一并本来就紧的小穴变得更加有压迫感,再加上丝袜的
摩擦,让触感至少提高一倍。

  突然间感觉变得特别爽每一次抽插都让心髒剧烈颤动,不好要提前缴枪。我
赶紧把棋涵身子扶正,让她背对着我跪着,用老汉推车展开了最后的攻势「哦哦
哦啊」「真的好舒服哦,很爽,插我,干我,快死了哦哦」「啊」我忍不住将精
液喷射了出来,「骚妹子,从哪想来的这幺淫蕩的情趣啊!爽死哥哥了,才干了
十分锺哥哥就挺不住了」!棋涵双手后撑着桌子,喘息着把雪白的奶子挺的高高
的,两个奶头上还保留这我的口水「怎幺样,比那个浪蹄子厉害吧!」「谁?」

  当我看见她眼向门口飘时才知道她指的是小妈「现在还吃醋啊,那你就再和
她比比谁厉害」顺着把她抱到床上,棋涵自己把碎烂的衣服脱了下来,这是她全
身上下只剩下那条肉色丝袜了。棋涵跪着来到我面前用小手扶起的我的大鸡巴,
用樱桃小口含了下去,到她也只能含住龟头,硕长的阴茎需要她的两个小手一起
上下撸动。「呜呜,哥哥鸡巴真大!」因爲龟头太大,许多口水从小嘴 流了出
来,直接就滴在了她的大奶上。「用你的奶子,棋涵,给我乳交」棋涵用双手拖
起大奶,一下一下的挤着我的鸡巴,因爲棋涵奶子特别大可以乳交口交一起进行,
我用手摁着她的头尽量让鸡巴每次能进到更深的地方……就这样摩擦看了有十几
分锺。

  我们又开始新一轮的抽插,这边我让她坐到椅子上,让她自己把屄掰开,然
后插了进入,每回都是深插到底,然后又把鸡巴抽出一大截!这样就能让棋涵看
见我的鸡巴在她的身体 进出。在视觉的双沖击下不到两百下,棋涵也洩了。

  「你这是报複,啊爽死了」由于我的鸡巴已将嫩穴沖满,嫩穴 面喷出的水
被堵住,使龟头想在水 面一样「你,这骚丫头,说不定什幺时候让我爽一会啊」

  说着抱起棋涵双手拖着她的丰臀,让她的丝袜细腿和胳膊环着我的腰,又开
始上下抽插起开「啊啊,好哥哥,大鸡巴,哥哥,妹妹让你顶飞了轻点。啊啊啊
啊」

  一边抱着她,一边绕着书房转,绕了四五圈后,走到床边上停了下来,又插
了一百多下,我猛的将棋涵往床上一推,还没等她落到床上,一股股白浊的精液
就喷洒但她的身上,今天特别的兴奋足足射了又半分锺,再看这时的杨棋涵雪白
的身子上都是我的精液,尤其是那双九十公分的黑丝美腿上白色的精液显得额外
的扎眼。「怎幺样,爽不爽啊?小骚货,还勾引我,」「呜呜,爽,爽死了,妹
妹快让让哥哥搞死了……」